您的位置:主页 > 智能而出 >

【新浪当代】老羊:商业空间更需要好艺术作品

时间:2019-01-23 13:01来源:未知 点击:

  “云之空间书写”在11月3日于上海喜盈门国际建材品牌中心举办,同时也组织了一场关于“商业空间里的艺术宣示”的专题论坛。本次论坛由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朱大可主持。受邀参加的有上海采风杂志名誉主编,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光明网专栏作家刘巽达、艺术家春野、艺术家、批评家王南溟、艺术家老羊、艺术家倪卫华、上海美术学院副教授、策展人马琳。本篇文章是艺术家老羊的主题发言,他从公共艺术的角度,结合自己创作的公共艺术作品,分享政府和商业共同结合的公共空间的艺术植入与纯商业性空间的艺术,讨论艺术在商业中实际的效果。

  各位下午好!感谢学术主持朱大可老师和策展人马琳老师、倪卫华老师给我这次主题发言的机会!我的发言主题是:《商业空间更需要好艺术作品》。我想要讲的其实可能跟很多的商业公司和机构他们做艺术的动机有关系,我会讲艺术在商业里面实际的效果。

  在坐的朋友都知道,我们大致可以将公共空间(或者广义的空间)分为两类:一是政府和社会机构管理下的空间(比如机场、地铁、码头、交通枢纽、广场、公园、会展中心、博物馆美术馆、政府办公区、公立的医院学校等公共用地或相关空间);另一个是商业经营者管理下的空间(比如商场、酒店、饭店、私家花园、企业办公区或者厂区等等)。这两个类别的空间,尽管很多部分在西方国家的属地划分中属于“公共性质的空间”,但是在中国却是另外的一套既成事实,就是:只有管理者或者经营者主动设定为“面对大众开放的公共空间并开放它们时,才真正可以称之为公共空间”。

  公共空间的划定、使用、管理等今天已经是一类学科,从最初的开放聚会、共享应用发展到今天开始广泛地植入艺术作品或展览活动以服务空间所在的地区,现在巳是一种世界趋势甚至是一种世界流行,但有的空间植入艺术作品会产生很大且良好的效果,有的却不名一文甚至产生负面效果……

  这个雕塑在全世界很有名,它在一个非常不起眼的格鲁吉亚巴统小镇巴统(Batumi),这是由格鲁吉亚雕塑家塔玛拉(Tamara Kvesitadze)根据一本1937年的爱情悲剧小说“阿里与尼诺Ali and Nino”设计建造的,没有人知道这部小说的作者是谁,但这个凄惨的爱情故事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每年,全世界有几百万游客为目睹这两尊8米高的移动雕像的相拥和轻吻来到这个海边小镇,这个就是艺术在公共环境当中它的意义和价值。

  火人节是全世界最盛大的庆祝活动之一,每年在内华达州黑石城附近的沙漠举办,有近十万人驻扎在那里参与雕塑和装置从建设到烧毁的全过程。它始于1986年,让参加的人把觉得能够代表自己的元素带到活动中,共同定义“火人节”文化对他们的意义。整个过程有那么多人在现场,可以想象它的艺术所产生的效应有多大。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公共空间的案例。这类活动有大量非常强大的现场的互动性。

  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Echigo-Tsumari Art Triennale)始于2000年,在以冬季大雪和里山文化为特色的新潟举行,每三年举办一次,艺术祭以农田作为舞台,艺术作为桥梁,连接人与自然,试图探讨地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重振在现代化过程中日益衰颓老化的农业地区……

  其实在中国,70年代末已经开始大地艺术,中国的雕塑公园的项目其实比他们还要早,只是因为操作层面的问题,因为它观念更开放,导致日本做的更突出一些。

  这是艺术祭上的公共作品,我放这些作品有一个目的,大家可能会看到不一样,它跟我们很多时候看到的作品完全不一样,就是它具有一种创造性和独有性。自2000年成立以来,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呈现了大量国际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包括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伊利亚与艾米利亚·卡巴科夫(Ilya&Emilia Kabakov)、蔡国强、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草间弥生(Yayoi Kusama)等等,来自44个国家的艺术家、建筑师和表演者总共带来超过360件作品,这些作品分布在760平方公里的土地、梯田、山脉、森林、无人居住的农舍和空关的教学楼中。

  前半部分我讲的比较多的是政府和商业共同结合的比较大的公共空间的艺术植入,我现在开始介绍一部分纯粹商业的,就像我们的云空间这种纯粹的空间,艺术跟它的关系。

  目前在国内我觉得做得结合深度、广度、方式方法最多的商业空间,应该就是“阿娜亚”。这是秦皇岛的一个角落,当时是一个完完全全已经破烂的房地产开发的项目,后来一个叫马寅地产商接盘了,他邀请了一个设计公司做了个“孤独图书馆”,这个孤独图书馆出乎他的意料,建成以后当时他们做了一个互动活动,没想到吸引了其中一个自媒体“一条”的兴趣,就给他们拍了一下发了一下,短短大概半天的点击率就超过了100万。于是,这个绝顶聪明的马寅明白了艺术文化的强大再造能力,就全方位跟艺术家、音乐人、戏剧人、诗人等合作,建立很多公共空间免费提供给艺术家和机构,让机构去做活动做展览,这样就把整个盘全部带动起来了。他投的费用其实非常少,投了简单的基础费用,但是以后的十年、二十年未来要做的很多公共项目费用都是机构、艺术家、策展人拿出的。这个项目的成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收获,从第一期到现在已经是第四期的地产开发,价格卖的越来越高。“阿娜亚”也通过植入多元艺术,如今“阿娜亚”已被各界称谓为“中国最文艺的海滩”。

  这个是香港的问月酒店,非常中国化,空间装饰跟月亮有关,比如“嫦娥奔月”这个传说,或者来自唐宋诗词,跟月亮发生关系的一些东西,通过艺术的形式把它表现出来,让它变得与众不同。

  由著名设计事务所Mister Important设计的美国加州棕榈泉硬石酒店于2013年10月正式开业,酒店设计以摇滚音乐为主题,通过互动式与体验式让客人可以尽情享受现代摇滚音乐的节拍与魅力。同时还设置了VIP摇滚明星套房、摇滚水疗、身体摇滚健身设施等,整个酒店充满了摇滚的音符。

  这个酒店设计于1925年,因为设计者和规划者是美国电影制片人、雕塑家和画家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他富有想象力的设计使得整个酒店充满了戏剧性,变得更加的复杂和综合,它的效果也会完全不一样。

  这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原创红砖建筑群,出自最具生命力的云南知名雕塑艺术家罗旭之手,内部设计和装饰灵感和作品都是来自云南艺术家罗旭……四围还有万花筒艺术馆、半朵云餐厅、东风农垦博物馆、罗旭工作室、叶永青读书铺、牛哆啰音乐农庄酒店等艺术空间。酒店从建筑的形体到内部的空间,给人梦幻的遐想。

  其实这种案例很多,包括王南溟老师现在做的“社区枢纽站”都属于这样一些经典案例。上海也有大一批做过的活动和展览的商业空间,但是那些空间为什么没有提到,是因为活动和展览跟空间没有发生更微妙更直接的关联,所以我没有把它们列进来。

  商业空间为什么做艺术,我刚才讲的那些主要是讲它的效果,比如一年吸引多少人,或者文化的提升。商业空间之所以跟艺术要结合,说到底商业做任何艺术的目的都是为了吸引人流,除了艺术能够提升商业的品牌形象以外,主要需要艺术吸引大量的人,因为只有大量的人来到这个商业空间里面,才能引发更多的可能性,包括消费。

  这才是艺术跟空间的关系所在。所以,我的结语就是:商业空间真的很需要好的艺术!

  1。 通过优秀的策展人和艺术批评家推介和发现的“艺术作品”……专业眼光才能挖掘出优质作品。

  2。 在公共空间只出现过一次的“艺术作品”……最好都是现场创作的作品。要尽量的做到,比如在这个空间不管是出现一次或者是永久放在这儿,它应该是能够尽量做到是世界唯一的,这样,这个作品才能发挥源源不断的引流作用,如果是大量复制或者频繁出现的东西,它的吸引力会明显减弱。

  3。 当代属性和生活属性融通的“艺术作品”……它一定要观念先进,跟当今的流行观念、时尚观念是相通的,不然也没有吸引力。

  4。 具有未来延伸性的“艺术作品”…… 就是我们所说的互动性,为未来的角度来有更好的一种延伸。

  这个是网络做的一次中国公共雕塑最差最丑的投票,在这里,我不具体说它们的名字。我们今天生活在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是残酷和暴力的,你的东西不好互联网就可以瞬间让你爆点爆的受不了,当然你的东西好也会瞬间引爆,吸引更多人前来观看。这是互联网今天所特有的特性。

  这些都是被网友评为最难看的雕塑,当然除了我们国家以外,全世界也都有“最丑的”,包括著名的英国大学剑桥也有全世界网友评为最丑的无法理喻的作品,像美国、俄罗斯等这些地方,其实世界各地都有很多“不好”的公共作品。

  这个是在坐的每个人都比较熟悉的,就是我们伟大的毛主席像,为什么把它拿过来说,其实我要讲一个“不好作品的特性”,如果仅仅有一件这样的作品出现在中国大地,那么它一定是非常震撼的。但问题是它太多了,多到已经可以让你反过来产生厌恶情绪,这个时候这个作品的艺术意义就丧失了。所以我们再看到这样的东西就无感,没有感觉!这就是我们反过来要说的,在公共空间里面我们要做到其作品的唯一性,就是这个道理。

  再看一下这些东西。我们现在全中国很多街道,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东西,不是说他们不好,他们做的非常好,从雕塑的角度艺术的角度来看,创作栩栩如生,刻画非常好。问题是当它的量达到很多的时候你就没有美感了,也没有感觉了,放在你面前你也不会再有任何的感觉。

  像《长江蟹》这样的作品我觉得就很好,虽然是我做的,但是它一定是有意义的,因为它是唯一的,这个东西可以永久的放在那儿,我们现在用的是稻草编扎,但是明年如果我们用水泥来做一些简单的加工,这个东西放30年不会有任何的变化,因为用时很短来不及做细节,当时做的时候是把整个骨架都做的非常的结实。

  这个是我在山东帮山东无棣的一个农业综合体做的一个作品,这也是一个很庞大的东西,长25米、宽7米5、高6米8,为了配合这个作品还修了专门的一个1000平方米的沙滩,给小孩子来进行互动。

  这个是荷兰德国籍著名雕塑家彼特的《黑暗中的光明》,这算是今天的一个题外线年我要把这个作品从荷兰把它引到中国来,想办法在中国找一个地方永久放置。这个作品原来是放在荷兰的一个医院里面,现在这个医院要拆了,这件作品就出现了该怎么处理的问题,医院找到了艺术家彼特,征求作品的处理方式。我就建议艺术家干脆拉到中国来,为什么拉来?他这个事情让我特别感动,就是我们艺术家做的东西很多时候是没有受到尊重的,这个领导来说拆就拆掉,那个领导来说动就动掉,但是荷兰让你很感动,因为这个艺术家现在生活在上海,他们找到这个艺术家请求这个艺术家来提供怎么解决的办法,你想怎么处理这个作品?所以我才跟他说拉到中国来,荷兰也同意了。人家为了表示对艺术家的歉意还另外提供了一笔资金让他在荷兰一个新的地方再做一个雕塑……所以我想做成这件事情,我希望这件事在中国引发一个新的热点:就是我们怎么样去尊重和保护中国自己的艺术家!当然,这个作品带来的公共影响力和吸引人流的作用,将会是很长久的!

  最后强调一次:商业是需要艺术的,因为艺术能给它带来很大的引流效果,但是我们在做艺术时候,一定要做好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