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陈家沛:抄袭者一举三得的三重看点

时间:2019-01-27 09:11来源:未知 点击:

  “见过评职称抄论文的,没见过抄得这样明目张胆的。”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收到读者许隆洋(化名)的来信称,他经调查发现,山东省枣庄电视台副台长兼广告中心主任张静参评副高级职称的10篇论文,竟然都涉嫌抄袭,有的篇目甚至“通篇连标点符号都一模一样”。

  更让许隆洋没有想到的是,涉嫌论文抄袭的张静,还被评上了“2010年度枣庄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中国青年报》2011-2-21)

  抄袭者那么轻轻一抄袭,竟然抄袭出三重成果:既抄袭成功,又给力副高的破格评选,还因此为成功入选“2010年度枣庄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立下汗马功劳。很显然,如果没有大规模的论文抄袭成功,就不可能破格评副高职称,因此,要想成为一个市“有突出贡献专家”也就根本没有希望,相信张副台长之所以能够跻身“2010年度枣庄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之列,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论文比拉肚子还厉害地高产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这样一抄抄出三重成果,实在值得细细品味。在这件事当中,至少有三重看点:

  其一、抄袭者如此集中化与规模化的抄袭令人叹为观止。10篇论文,集中发表在《现代视听》2009年的两期增刊上,都涉嫌抄袭。正如报料人所言“见过评职称抄论文的,没见过抄得这样明目张胆的。”抄袭这事,自古有之,于今为盛。中外皆有,中国更甚。别说,抄袭风盛行其实还是很给中国“争光”的事。这不,最新的媒体数据给我们带来了一个“特大喜讯”:我国科技人员发表的期刊论文数量,已经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想想看,如果没有大量“文抄公”的不懈努力以及“丰硕成果”,中国能够拿到这么重量级的一块“国际金牌”吗?遗憾的是,在这个“中国第一”中,抄袭者到底发挥了多大的作用,至今还没有一个科学可靠的统计数据,这实在是对那些“文抄公”辛勤劳动极大的不尊重!当然,这些科研论文的平均引用率排在世界100名开外,那是另一回事。不过,类似张副台长这样在极短的时间内集中化与规模化抄袭的创举,还是让人不能不对她抄袭的胆量之大,力度之大叹为观止。

  其二、《现代视听》为了创收而给抄袭者大开方便之门的做法也够让人叹为观止。眼下的不少学术专业性杂志,除正刊外,往往都办有一份增刊。正刊办“正业”,增刊则属于副业,不仅不给作者支付稿费,反而要由作者向杂志社逆向支付“稿费”版面费,以增加大家的收入与改善大家的福利,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现代视听》在增刊上开发程度之深之富于特色,也实在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一方面作者几乎都是山东各地广电系统的从业者。以2009年第S1期增刊为例,165篇论文中,只有5篇的论文作者全部或部分来自山东以外的新闻单位或高校,其余160篇的作者均为山东各地的广播电视局(台)的从业者。杂志俨然成了当地系统内部的“自留地”。另一方面,完全实行的是“数量万岁”的做法,论文以1页的居多,一期的上稿量可达到100多篇,2009年的第S2期增刊甚至刊载了267篇“论文”。张副台长的10篇抄袭之作,就是分两次在其增刊上通过“集团式”冲锋的形式而批量发表的。这样做的好处自然就是对资源的充分利用,实现了利润的最大化。为此,没有人来管文章到底姓谁,谁还有闲心去为文章到底跟作者有没有“血缘关系”进行麻烦的鉴定,谁还有心思去管那些文章有没有基本的质量保证?正是有了杂志社的这种做法,才让张副台长的雷人抄袭得以顺利过关。

  其三、职称评审与专家评审组织的“稻草人”表现同样令人叹为观止。张副台长晋升副高属于破格。因为她不仅在所有获评人员中,学历最低,而且最年轻,更重要的是,从时间年限来说,也还没有达到要求。如果同样要评上,那就得有特别之处。从她的情况来看,她最大的特别之处就是“论文”数量远远超过3篇的要求。所以,她所提供的作为她有资格破格晋升的关键就是论文数量了。可是她所提供的论文,不仅都只发表在一家刊物上,而且还都属于增刊,更不可思议的是,10篇被指抄袭的论文是集中在同一家刊物的两期增刊上发表的,这样的情况难道属于正常?只要评审组织稍微进行了一点评与审的工作,其问题是太容易发现了。在“有突出贡献的专家”评审上,也是漏洞百出的问题都没有被发现。怎能不让人叹为观止?

  仅有张副台长充分解放思想,在抄袭上极尽大胆与开创精神,如果杂志社不是那样只认钱,也不至于能够让她的抄袭成功;在评审她有没有资格破格晋升副高职称的时候,如果不是只做形式,而是稍微讲一点“认真”二字,她就不可能蒙混过关;作为一个市一个年度“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的推荐与评审,就更应该非常严密,可是呢,还是对她一路绿灯。可见,这不是张台长一个人的战斗,而是一曲由很多部门倾力配合的“合凑曲”,这是更值得深思与更可悲的地方。